Sun May 27 09:30:48 CST 2018 会员服务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客服电话:4006728810 首页 法律咨询 案件委托 找好律师
登录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法律家首页 >> 优秀裁判文书 >> 优秀刑事裁判文书 >> 裁判文书详情
优秀裁判文书
上传人评语:
 
吴国林、吕兴达、吴X、石秋平、李水全、朱元分假冒注册商标案
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法院
刑事裁判文书
(2013)思刑初字第417号

公诉机关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吴国林(又名吴国强),男,因涉嫌犯假冒注册商标罪,于2012718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厦门市第二看守所。

辩护人王荣文,福建典格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卢素芬,福建合贤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吕兴达,男,因涉嫌犯假冒注册商标罪,于2012725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厦门市第二看守所。

辩护人邱占文、吕阳铭,福建旭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X,男,因涉嫌犯假冒注册商标罪,于2012720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25日被逮捕,2013412日变更为取保候审,2014227日被继续取保候审。

辩护人苏宁套、陈水湖,福建信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石秋平,男,因涉嫌犯假冒注册商标罪,于2012825日被刑事拘留,次日被变更为取保候审。同年10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厦门市第二看守所。

辩护人王永飞,北京盈科(厦门)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梁艳华,福建闽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李水全,男,曾因犯强奸罪,于20071220日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至20111230日缓刑执行期满(被告人李水全因强奸罪被羁押时间为一个月又十四天)。现因涉嫌犯假冒注册商标罪,于2012718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厦门市第二看守所。

辩护人卜祥伟、陈耀东,福建兴世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朱元分,男,因涉嫌犯假冒注册商标罪,于2012718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厦门市第二看守所。

辩护人陈月辉、王钟,北京首嘉律师事务所律师。

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检察院以厦思检刑诉(2013232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吴国林、吕兴达、吴X、石秋平、李水全、朱元分犯假冒注册商标罪,于2013315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适用普通程序,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陈新出庭支持公诉,被害单位诉讼代表人北京市万慧达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华东、上述被告人及辩护人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经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检察院建议于2013615日延期审理至2013715日恢复审理;于20131015日再次延期审理至20131115日恢复审理。经报请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批准,本案延期审理三个月。现已审理终结。

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检察院指控,一、2009年,被告人吴国林、吕兴达共同出资成立艺兴达金属加工厂,在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的情况下,生产标有“Taylormade”“XXIO”“Ping”“Callaway”“Titleist”“Cleveland”“Odyssey”等注册商标的高尔夫球头等产品,通过厦门全程德邦物流有限公司等多家物流公司将假冒产品销售给上海、北京、烟台、苏州、青岛等地的客户。被告人吴国林、吕兴达还雇请了被告人吴X负责开车进货、送货、发货和收取货款。2011年初,该加工厂停产后,被告人吴国林、吴X继续负责销售库存的假冒产品,并约定所得利润由被告人吴国林、吕兴达平分。20098月至20127月间,被告人吴国林等销售侵权产品共计得货款人民币1192654元,案发时还被公安人员缴获尚未销售的标有上述7种假冒注册商标的高尔夫球头、杆身等,共计价值人民币11978314元。二、20094月左右,被告人石秋平租用了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卿朴村新厝里,在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的情况下,生产标有“Taylormade”“XXIO”“Ping”“Callaway”“Titleist”“Cleveland”等注册商标的高尔夫球杆等产品,通过厦门全程德邦物流有限公司等多家物流公司将假冒产品销售给东莞、烟台、青岛等地的客户。20111月至20127月间,被告人石秋平销售侵权产品共计得货款人民币734355元,案发时还被公安人员缴获尚未销售的标有上述6种假冒注册商标的高尔夫球头、杆身等,共计价值人民币3833851元。三、201012月,被告人李水全在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的情况下,生产、加工标有“Taylormade”“Ping”“Callaway”“XXIO”“Mizuno”等注册商标的高尔夫球杆等产品,通过厦门全程德邦物流有限公司等多家物流公司将假冒产品销售给上海、北京、东莞等地的客户。201012月至20126月间,被告人李水全销售侵权产品共计得货款人民币458680元,案发时还被公安人员缴获尚未销售的标有上述5种假冒注册商标的高尔夫球头、杆身等,共计价值人民币1568840元。四、2009年,被告人朱元分在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的情况下,生产标有“Taylormade”“Ping”“Callaway”“Titleist”“Mizuno”等注册商标的高尔夫 球杆等产品,通过厦门全程德邦物流有限公司等多家物流公司将假冒产品销售给东莞、广州、上海等地的客户。20096月至20127月间,被告人朱元分销售侵权产品共计得货款人民币71340元,案发时还被公安人员缴获尚未销售的标有上述5种假冒注册商标的高尔夫球头、杆身等,共计价值人民币539505元。庭审中,公诉人变更了对被告人朱元分的指控,认定被告人朱元分的非法经营额为人民币1297108元,其中,20096月至20127月销售侵权产品所得货款为人民币757603元。

   为支持指控,公诉人在法庭上举示了假冒注册商标的物品、作案工具机台、打磨机、贴标器、汽车等物证;扣押物品清单、北京万慧达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未授权证明》、商标注册证明、物流公司发货清单、车辆登记信息、授权委托书、赃物照片等书证;证人熊X、朱X、艾X、张X、孙X等证言;被告人吴国林、吕兴达、吴X、石秋平、李水全、朱元分的供述笔录;北京万慧达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鉴定书》、厦门市同安区价格认证中心《价格鉴定结论书》等鉴定意见等证据。

   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检察院认为被告人吴国林、吕兴达、吴X、石秋平、李水全、朱元分的行为均已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情节特别严重。被告人吴国林、吕兴达、吴X系共同故意犯罪,被告人吴X在共同犯罪中是从犯,被告人吕兴达,是自首,对被告人李水全应当撤销缓刑,数罪并罚。公诉机关提请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一十三条等规定惩处。

   被告人吴国林对指控的犯罪金额提出异议,辩称,1、被查扣的球杆有一部分不是其本人的,其加工厂没有生产球杆,所以库存的球杆没有那么多;2、指控的货款所得119万余也包含了其正当合法经营所得,应当扣除。吴国林的辩护人提出,1、吴国林的扣押清单中的部分高尔夫球具不是吴国林所有;2、本案假冒球具的金额应按实际销售价格计算,而不应当按价格认证中心的估价认定;3、被告人吴国林认罪态度较好,请求予以从轻处罚。

被告人吕兴达对指控的主要事实不持异议,但认为从被告人吴国林处扣缴的球具有一部分可能是吴国林自己向他人调来的货,工厂已经停产,若不是他们共同生产加工的产品不应计入其犯罪数量。吕兴达的辩护人提出,1、被告人吴国林向他人购买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再销售的行为是共同犯罪中的实行过限,不应计入吕兴达的犯罪金额;2、本案的犯罪金额应以实际销售额计算,且被告人吕兴达违法所得仅10万左右;3、吕兴达在犯罪中的作用相对吴国林较小,是初犯、偶犯,又具备自首情节,请求予以减轻处罚,宣告缓刑。

被告人吴X对指控无异议。吴X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吴X是犯罪中止或具有主动中止犯罪的故意,主观恶性小,认罪态度好,请求对吴X免处或缓刑。

被告人石秋平对指控无异议。石秋平的辩护人提出,对石秋平未销售的假冒球具的价值认定应该以其已销售的同类假冒商品的价格来定,被告人石秋平认罪悔罪态度较好,其犯罪的主观恶性不大,是初犯偶犯,建议对被告人石秋平适用缓刑。

被告人李水全对指控无异议。李水全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李水全认罪态度好,有明显悔罪表现,犯罪主观恶性小,社会危害不大未造成严重后果等从轻处罚的情节,并建议法庭不予撤销其原判的缓刑。

被告人朱元分对指控不持异议,但提出被查扣的赃物估价与其实际销售价差异很大。朱元分的辩护人提出,1、公诉人当庭变更指控被告人朱元分销售假冒产品所得货款为757603元,其中696333元仅凭银行交易明细单为指控证据,是孤证,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2、被查扣的高尔夫球头、球杆的估价,不合法亦不合理,应不予采纳;3、被告人有自愿认罪,初犯偶犯,社会危害性小等从轻处罚的情节,请求对被告人朱元分按销售额61270元认定,从轻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宣告缓刑。

经审理查明:

一、被告人吴国林、吕兴达、吴X的事实

2009年,被告人吴国林、吕兴达共同出资成立艺兴达金属加工厂,在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的情况下,生产标有“Taylormade”“XXIO”“Ping”“Callaway”“Titleist”“Cleveland”“Odyssey”等注册商标的高尔夫球头等产品。尔后,通过厦门全程德邦物流有限公司等多家物流公司将上述假冒产品销售给上海、北京、烟台、苏州、青岛等地的客户以及被告人石秋平、朱元分等。其间,被告人吴国林、吕兴达雇请被告人吴X负责开车运送货物、发货和收取货款等。2011年初,该加工厂停产后,被告人吴国林分给吕兴达人民币15万元。被告人吴国林、吴X则继续负责销售库存的假冒产品,并约定所得利润由被告人吴国林、吕兴达平分。

20098月至20127月间,被告人吴国林、吕兴达等通过物流公司销售上述侵权产品所得货款共计人民币1091944元。

2012718日上午,公安人员在被告人吴国林的暂住处查获尚未销售的标有上述7种注册商标的高尔夫球头、杆身、模具和一部供运输用牌号为闽D×××××的车辆。缴获的球头、杆身均系假冒他人注册商标的产品,其对应同类合格品的价值为人民币11978314元。

2012718日,公安人员同时在被告人吴国林的暂住处将其抓获;2012719日,被告人吴X被南昌铁路公安人员抓获;2012725日下午,被告人吕兴达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

二、被告人石秋平的事实

20094月左右,被告人石秋平租赁了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卿朴村新厝里作为暂住处及制假窝点,并雇佣石X、许X、欧阳X(均另作处理)等人,在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的情况下,向陈辉绩(已判决)、被告人吴国林、李水全购买球头、球杆等原材料,生产标有“Taylormade”“XXIO”“Ping”“Callaway”“Titleist”“Cleveland”等注册商标的高尔夫球杆等产品。尔后,通过厦门全程德邦物流有限公司等多家物流公司将这些假冒产品销售给东莞、烟台、青岛等地的客户。20111月至20127月间,被告人石秋平销售的上述侵权产品所得货款共计人民币734355元。

2012718日,公安人员在被告人石秋平的暂住处查获其尚未销售的标有上述6种注册商标的高尔夫球头、杆身和机台设备。这些球头、杆身均系假冒他人注册商标的产品,其对应同类合格品的价值为人民币3833851元。

201282316时许,被告人石秋平在青岛市市北区辽源路281“7天连锁酒店”402房间被公安机关抓获。

三、被告人李水全的事实

201012月,被告人李水全在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的情况下,在其暂住处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杜桥村杜桥里生产、加工标有“Taylormade”“Ping”“Callaway”“XXIO”“Mizuno”等注册商标的高尔夫球杆等产品。尔后,通过福建盛辉物流公司等多家物流公司将上述假冒产品销售给上海、北京、东莞等地的客户和被告人吴国林、石秋平等人。201012月至20126月间,被告人李水全销售这些侵权产品所得货款共计人民币456580元。

2012718日上午,公安人员在被告人李水全的暂住处将其抓获,并在其暂住处以及其租来的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杜桥村杜桥里的一间仓库内查获尚未销售的标有上述5种注册商标的高尔夫杆身、商标以及机台设备。上述杆身均系假冒他人注册商标,其对应同类合格品的价值为人民币1568840元。

四、被告人朱元分的事实

2009年,被告人朱元分在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的情况下,向被告人吴国林、李水全购买球头、球杆等原材料,在其暂住处厦门市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新厝里生产标有“Taylormade”“Ping”“Callaway”“Titleist”“Mizuno”等注册商标的高尔夫球杆等产品。尔后,通过厦门全程德邦物流有限公司等多家物流公司将上述假冒产品销售给东莞、广州、上海等地的客户。20096月至20127月间,被告人朱元分销售上述假冒产品所得货款共计人民币757603元。

2012718日上午,公安人员在被告人朱元分的暂住处内将其抓获。同时,在该暂住处内查获尚未销售的标有上述5种注册商标的高尔夫球头、杆身。上述球头、杆身均系假冒他人注册商标的产品,其对应同类合格品的价值为人民币539505元。

上述事实有以下证据予以证明:

(一)认定被告人吴国林、吕兴达、吴X的事实的证据

1、提取笔录和扣押物品清单证明,公安机关于2012718日上午在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卿朴村新厝里向被告人吴国林缴扣标有“Taylormade”“XXIO”“Ping”“Callaway”“Titleist”“Cleveland”“Odyssey”等商标的高尔夫球头、杆身等以及模具、闽D×××××的五菱汽车1部。

2、银行账户明细单证明,建设银行户名吴国林,交通银行户名吴国林的账户交易情况。

3、物流发货清单证明,被告人吴国林等通过德邦物流往全国各地发送货物,代收款合计人民币318669元;通过飓风物流往全国各地发送货物,代收款合计人民币674335元,其中收货方为李铭的为人民币100710元;通过盛辉物流发送货物,代收款合计人民币199650元。以上三家物流代收款,扣除收货方为李铭部分,共计人民币1091944元。

4、被告人吴国林、吕兴达的供述及辨认笔录证明,2009年,其二人共同出资成立艺兴达金属加工厂,雇佣工人生产假冒商标的高尔夫球头等产品。尔后,通过厦门全程德邦物流有限公司等多家物流公司将上述假冒产品销售给上海、北京、烟台、苏州、青岛等地的客户以及被告人石秋平、朱元分等人。其间,他们雇请被告人吴X负责开车运送货物、发货和收取货款等。20112月,该加工厂停产后,他们卖掉设备,吴国林分给吕兴达人民币15万元。加工厂停产后,由被告人吴国林、吴X继续负责销售库存的假冒产品,并约定所得利润由被告人吴国林、吕兴达平分。

被告人吴国林的供述还证明,公安人员让其辨认的物流单除了收货人李铭的以外,其他都是销售假冒品牌的高尔夫球具。

被告人吴X的供述及辨认笔录证明,其受雇于被告人吴国林、吕兴达,在加工厂开始从事包装工作,后负责送货及收送货款,后来工厂停产,就卖库存货,因为库存货很多。

5、证人熊X的证言,证明其丈夫吴国林和被告人吕兴达合伙开办加工厂,生产假冒他人品牌的高尔夫球具。

6、证人叶X甲、叶X乙、陈X、叶X丙的证言,证明被告人吴国林等生产销售假冒商标的高尔夫球头的事实。

7、证人叶X丙证明其将同安区祥平街道卿朴村新厝里出租给被告人吴国林。

8、厦门市同安区价格认证中心的价格鉴定结论,证明从吴国林处扣缴的球头、杆身等价值人民币11978314元。

(二)认定被告人石秋平的事实的证据

1、提取笔录和扣押物品清单证明,公安机关于2012718日上午在同安区祥平街道卿朴村新厝里向被告人石秋平缴扣标有“Taylormade”“XXIO”“Ping”“Callaway”“Titleist”“Cleveland”等商标的球头、杆身等以及机台设备4台。

2、银行账户明细单证明,交通银行户名张X,账号×××2984的交易情况,其中经由被告人石秋平打钩确认,指认系其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高尔夫球具收到得客户货款的部分共计人民币699620元。

3、物流发货清单证明,被告人石秋平通过德邦物流往全国各地发送货物,代收款合计人民币23385元;通过飓风物流往全国各地发送货物,代收款合计人民币10670元;通过盛辉物流发送货物,代收款合计人民币680元。

4、被告人石秋平的供述及辨认笔录证明,其从20094月左右开始,租赁了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卿朴村新厝里居住并加工组装高尔夫球杆,这些球杆是假冒美津农、卡拉威、Ping、泰勒梅、泰特利斯等商标的产品,其还雇佣石X、许X、欧阳X等人帮忙组装、收发货等,其组装的球头、球杆等原材料是向陈辉绩、被告人吴国林、李水全购买。通过厦门全程德邦物流、飓风物流、盛辉物流等公司将这些假冒产品销售给东莞、烟台、青岛等地的客户。客户一般直接将货款汇入其妻子张X的交通银行卡内。因为客户相对固定,存入该卡内的款哪些是销售假冒球具的货款其可以辨认的出来,经其打钩的就是销售假冒球具的货款。另外小部分货款由物流公司代收,物流代收的货款都由其本人到物流公司拿现金。

5、证人张X的证言证明,其丈夫石秋平在同安租了房子设立一个加工厂,从别人处调来假冒的球头、球杆、握把再行组装,平时就其丈夫、其本人、石X、许X、欧阳X在加工厂上班。工厂的业务款打到其名下的一张交通银行卡内。

6、证人许X、欧阳X的证言证实他们受雇石秋平组装假冒高尔夫球具的事实。

7、证人吕X证明其将同安区祥平街道卿朴村新厝里租赁给被告人石秋平。

8、厦门市同安区价格认证中心的价格鉴定结论,证明从石秋平处扣缴的球头、杆身等价值人民币3833851元。

(三)认定被告人李水全的事实的证据

1、提取笔录和扣押物品清单证明,公安机关于2012718日上午在同安区祥平街道杜桥村杜桥里被告人李水全的暂住处和同安区祥平街道杜桥村杜桥里仓库向被告人李水全缴扣标有“Taylormade”“Ping”“Callaway”“XXIO”“Mizuno”等商标的球杆、商标等以及机台设备4台、贴标器2台。

2、银行账户明细单证明,交通银行户名李水全,账号×××3361的交易情况,其中经由被告人李水全打钩确认,指认系其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高尔夫球具收到客户货款的部分共计人民币200130元。

3、物流发货清单证明,被告人李水全通过飓风物流往全国各地发送货物,代收款合计人民币6670元;通过盛辉物流发送货物,代收款合计人民币249780元。

4、被告人李水全的供述及辨认笔录证明,201012月,被告人李水全在其暂住处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杜桥村杜桥里生产、加工假冒品牌的高尔夫球杆等产品,加工好的球杆存放在同安区祥平街道杜桥村杜桥里的一间仓库内。其为被告人吴国林、石秋平等人加工球杆或者通过物流公司,以配件等名义将上述假冒产品销售给上海、北京、东莞等地的客户。货款存入其交通银行卡内。这张银行卡专门用来收货款的,卡内收入的款项全部都是销售假冒高尔夫球杆的货款。

5、证人艾X的证言证明,其丈夫李水全在暂住处加工制造高尔夫球杆,球杆上贴有卡拉威、美津农等商标,另外还租了一间仓库存放加工好的产品。

6、证人柯X甲、柯X乙证明其将同安区祥平街道杜桥村杜桥里和同安区祥平街道杜桥村杜桥里出租给被告人李水全的事实。

7、厦门市同安区价格认证中心的价格鉴定结论,证明从被告人李水全处扣缴的球杆价值人民币1568840元。

(四)认定被告人朱元分的事实的证据

1、提取笔录和扣押物品清单证明,公安机关于2012718日上午在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新厝里被告人朱元分的暂住处向证人朱X乙扣标有“Taylormade”“Ping”“Callaway”“Titleist”“Mizuno”等商标的高尔夫球杆、商标标识等以及打磨机2台。

2、银行账户明细单证明,建设银行户名朱元意,账号×××5787的交易情况,其中经由被告人朱元分打钩确认,指认系其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高尔夫球具收到的客户货款的部分共计人民币696333元。

3、物流发货清单证明,被告人朱元分通过飓风物流往全国各地发送货物,代收款合计人民币48720元;通过德邦物流发送货物,代收款合计人民币12550元。

4、被告人朱元分的供述及辨认笔录证明,2009年开始,其向被告人吴国林、李水全购买球头、球杆等原材料,在其暂住处厦门市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新厝里组装假冒品牌的高尔夫球杆等产品。其通过厦门全程德邦物流等物流公司将上述假冒产品销售给东莞、广州、上海等地的客户。其有一张以其哥哥朱X丙身份开的建行卡,大部分客户会直接将货款汇入该卡,经其核对这张建行卡交易明细单上,其打上勾的部分就是销售假冒球杆的所得货款。另外物流代收的款则由其直接到物流公司拿现金。

5、证人朱X乙的证言,证明其丈夫被告人朱元分在暂住处组装加工假冒品牌的高尔夫球杆。

6、证人叶X丁的证言证明,其将厦门市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新厝里142号出租给被告人朱元分。

7、厦门市同安区价格认证中心的价格鉴定结论,证明从被告人朱元分处扣缴的球杆价值人民币539505元。

(五)本案的综合证据

1、万慧达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出具的证明、授权委托书、商标注册证明、万慧达公司的营业执照等。证明涉案的商标“Taylormade”“XXIO”“Ping”“Callaway”“Titleist”“Cleveland”“Odyssey”“Mizuno”均为注册商标,本案各被告人均未获得商标注册权人授权许可。

2、证人孙X、李X(物流公司的工作人员)的证言、公安机关于各被告人到案经过的说明、各被告人的户籍登记资料、刑事判决书(被告人李水全的前科材料)、关于各被告人被采取强制措施的文书等。

以上证据经庭审质证,查证属实,本院采纳为定案证据。

被告人吴国林关于被查扣的球杆有一部分不是其本人所有的辩解,本院认为,该事实有公安机关依法制作的提取笔录和扣押物品清单为证,提取笔录和扣押清单上列明的物品也能相互印证,被告人吴国林在公安侦查阶段的供述中没有否认,在2012111日供述中又在此确认其被搜查的2间仓库确有如此大量存货,该项辩解本院不予采纳。至于已经销售部分的1192654元货款,除了其曾提出物流单内标明收货人李铭的是合法收入外,其余部分其历次供述均承认系销售假冒品牌高尔夫球具所得。但公诉机关指控的1192654元未扣除收货人李铭”的100710元,本院予以更正。

对被告人吕兴达提出的异议以及辩护人关于吴国林实行过限的意见,本院认为,被告人吴国林既然称只有在客户要的货仓库内库存没有的,才去找别人少量调货,则被查扣的库存积货必然不会包含向他人调取的产品;况且被告人吕兴达与被告人吴国林合谋生产销售假冒产品,吴国林向他人调货出售的行为并没有超出此共同犯意的范围,即使被告人吕兴达未参与分赃,亦当承担共同犯罪的刑事责任。

公诉机关指控的被告人李水全销售侵权产品所得货款为458680元,计算有误,应更正为456580元。

被告人朱元分销售假冒产品所得货款人民币757603元,不仅有被告人朱元分的庭前供述为证,并有银行交易明细单佐证,并非孤证,证据充分。

关于各辩护人对指控金额的异议(即按价格认证中心的估价认定非法经营额),本院认为,因各被告人假冒商标产品的实际销售额无法查明,依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的规定,公诉机关按照被侵权产品的市场中间价格计算并无不妥。但是鉴于各被告人的实际销售价格确实远低于同类真品的市场价,本院在考量各被告人量刑时将酌情予以从轻处罚。

本案事实清楚,证据充分。

本院认为,被告人吴国林、吕兴达、吴X、石秋平、李水全、朱元分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同时假冒两种以上注册商标,且非法经营数额均在25万元以上,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吴国林、吕兴达、吴X系共同犯罪,其中被告人吴国林、吕兴达系主犯,被告人吴X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辅助作用,是从犯,应依法从轻、减轻处罚。被告人吴X、石秋平、李水全、朱元分认罪态度较好;被告人吕兴达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上述被告人可依法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被告人李水全在缓刑考验期限内犯新罪,应当撤销缓刑,予以数罪并罚。综上,本院决定对被告人吴国林、吕兴达、石秋平、李水全、朱元分分别予以不同幅度的从轻处罚,对被告人吴X减轻处罚,同时对被告人吕兴达、朱元分、吴X宣告缓刑。扣押在案的假冒他人注册商标的产品以及作案工具应予没收。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一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七条第一、三款、第六十九条、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第七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吴国林犯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718日起至2016417日止;罚金应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的第二日起十日内缴纳。)

二、被告人吕兴达犯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

(缓刑考验期自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应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的第二日起十日内缴纳。)

三、被告人吴X犯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

(缓刑考验期自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应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的第二日起十日内缴纳。)

四、被告人石秋平犯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1025日起至2016123日止;罚金应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的第二日起十日内缴纳。)

五、被告人李水全犯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撤销前罪缓刑,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718日起至2017123日止;罚金应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的第二日起十日内缴纳。)

六、被告人朱元分犯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

(缓刑考验期自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应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的第二日起十日内缴纳。)

七、禁止被告人吕兴达、朱元分、吴X在缓刑考验期内从事高尔夫球具的生产、经营活动。

八、扣缴在公安机关的各类假冒商标的高尔夫球杆28409根、高尔夫球杆头12459个、高尔夫球包12个、高尔夫球杆套532个、商标标识105卷又22455张、模具42套、机台设备5台、打磨机2台、贴标器2台、五菱牌微型车(车号闽DDG998号)1辆,予以没收。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倪宗泽

人民陪审员  黄丽敏

   人民陪审员  高若愚

二〇一四年四月四日

书 记 员  陈阿丽


您认为本案判决如何?
 (0)  (0)
您对本案的评论:
提交评论
热门评论
热门评论加载中...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加载中...
  • 公众用户指南
  • 法律专家用户指南
  • 特色服务
  • 客户服务
  • 关于我们

版权所有:法绿家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客服电话:4006728810
地 址:北京市西城区广义街5号广益大厦9层 邮 编:100053 E-mail:lawfae@163.com 传 真:(010)83113702
全部版权保留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49563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397-1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10190号
法律家官方微信二维码
优秀裁判文书上传
标 题: * 标题不能少于5个字。
文书分类: * 请选择文书分类
案 号: * 请填写案号。
裁判日期: * 请填写裁判日期。
法 院/仲裁委员会: * 请选择 法院/仲裁委员会
裁判文书原件上传:
* 内容不能少于5个字。
* 请认真填写邮箱地址!以便接收裁判文书审核结果。
裁判文书正文